【越苏越】天意 vol.12

天意这篇文简直不能再好看!!第一世的结局虐哭。。。齐青遥大大文笔太好!!

Ever. 齐青遥:

对师尊、掌门等一众长老深深跪下,而后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一身素衣白裳,似是为自己穿上了葬礼的服装。


幽都之人将屠苏带来,而后置于陵越对面。师尊一袭绛紫长衫,立与二人中央。众人互对一个眼神,便同时抬手,口中默念符咒。刹那间各色光线漫天逸散,先是释放屠苏体内的焚寂,而后趁它还未能放肆,将其随屠苏一魂一魄一同渡入陵越体内,再将陵越一魂一魄换给屠苏。此法凶煞非常,若非有在场这些法力高强之辈,无论是谁都断然不敢轻易尝试这件事。


幽都并未无条件地答应协助此事。待换魂完毕的陵越与那欧阳少恭决战之后,陵越必将魂飞魄散。到时他们按照约定,用玉衡收起陵越魂魄,在辅以应龙转世之魄,待修缮六百年后便能重新堕入轮回。与此同时,他们便能趁机重新封印焚寂,并带回这把上古凶剑,令它再不见天日。


待渡魂完毕,师尊已是重伤,而屠苏陵越也皆是毫无血色。


“接下来一战……还要麻烦各位长老真人协助了。”陵越转头对着而后赶到的风晴雪和苏晗说道:“屠苏就交给你们了。”


狂风卷起滔天骇浪,万丈黄沙。凛冽肃杀的秋风狠狠拍在众人身上,漫天的光线四溢,每一个动作皆是狠绝。很快便落于下风的欧阳少恭一如先前数次一般败落,只可惜一看似温婉和煦如阳春三月的男子,竟最终为情落得这般下场。


只感觉自己身子格外的轻,周身似乎又升腾起了那种光芒。陵越半眯着眼,竟生生看见了自己的魂魄被一丝一缕地从体内抽离。此时本已近乎晕倒的师尊又突然站起,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气力,将陵越的魂魄锁住——而后幽都用玉衡将其收集。


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眼,陵越看见晴雪和苏晗皆是满眼是泪,看见师尊在彻底倒下的那一瞬间竟是含笑,看见那面无血色的屠苏,仍旧一吐一吸着的起伏的胸膛,他只是笑着,合上了眼。


在玉衡里,早有他已经寻好的应龙之魄,会为其尽损的魂魄进行弥补修缮。这共需六百年时光,在这六百年里,他将像死了一般长眠,再听不见任何声响,感知不到任何痛楚。待六百年后便会重新堕入轮回,不过在那之前,他也需要将他欠那仙人的六百余年还清。


也就是说,虽说是卖了自己的六百年,却实际要等上一千二百余年。


陵越笑笑,这有什么呢,六百年都等得了,不过再等六百年罢了。


他整整六百余年,从未想过一定要为了他死。苏晗所说的“爱一个人便是拼尽全力和他一同活下去”,这对于苏晗而言只是口头说说罢了,但落实到现实中来,又谈何容易。陵越最一开始的幻想,便是能与屠苏一同白头偕老,如他所说,看遍天下繁华,望尽空谷繁花。但直到这一世,他终于寻到了能够救那人的法子,才明白过来他此生并未能给他所谓幸福,或是一同白头偕老的约定,那又何须为那人添了烦恼?他自生都没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更别提给屠苏一个机会。屠苏虽然不通人情,却对这点也看的真切,便干脆只是保持着那种距离,不再靠近。


他能为他做的,除了放他自由,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手中执剑,却抵不过天意不成全。


能说这二人有谁做错了什么吗?


不能。


他们谁都没做错什么,只是天意如此,无法成全。


但对于陵越而言,这一世能够救下屠苏,一千二百余年都算不了什么。


不过和那仙人弹弹琴,喝喝茶,谈谈这人间百态世事无常,再有,想想那人的面容,而后便再入轮回。


下一世,他一定还能遇见他。


毕竟他还欠他一魂一魄未还呢。


 


五年后。


屠苏与晴雪重回琴川。


五年前一场大战,屠苏失去所有记忆。晴雪嘱咐襄铃兰生等人不再向他提起原先事情,只说他因为一场意外伤了脑子,不再记得原先所有。


幸好屠苏似乎也并不介意原来的尘封往事,只是经常在落花漫天时出神,那时,他才会有些许好奇,自己的过去。


晴雪在这五年里,无时无刻不陪伴在屠苏身旁。他刚醒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认识,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对所有事物都很抵触。在这五年中,他的整个世界都是由晴雪一手建立起来的,期间后者究竟用了多少心力,无人可知。晴雪为他也是默默付出了所有,而屠苏也不出意料地对晴雪有了百分之百的信任。二人间的默契只比大战前来的更多,更深,似老夫老妻一般彼此互通心意。


他们到了琴川后,便立刻去拜访了方家。襄铃此时也不再像原先那样调皮,而是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大方有礼,也愈来愈像方家下一任太太的模样了。如沁姐仍旧像当年一般照料他们,细心体贴,脸上总是挂着不变的笑容,可眉眼间总是有一股化不开的哀愁。如今兰生随着二姐学习,渐渐也熟悉了家中的生意,开始逐渐地独当一面,愈发成熟起来。


“二位远道而来,还像当年那般就此住下吧,也别再离开了。我这弟弟天天唠叨着你们,唯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们。”


晴雪闻言,转头看了看屠苏。此刻如沁对于屠苏只是陌生人,但听她语气,又像是极其熟悉的,不经感慨怎么能将如此善良的姐姐也就此忘记,随即点了点头,扬起一抹笑容来。


“正巧我近几日想选个黄道吉日令他二人结婚了,只是不知二位可有此意?”


晴雪闻言,心下一惊,但又怕是自己想多,随即开口问道:“不知如沁姐说是何意?”


“喜上加喜。”方如沁答道。


她这一番话,令兰生和襄铃都是一阵雀跃,二人便黏上了晴雪屠苏,摇着胳膊央求着二人就此答应罢。


屠苏完全不知道他们所说的是什么,而晴雪也面露难色,尴尬着说让他们考虑考虑,再做打算。


又闲扯了一会儿,二人起身说是去拜访苏家,便暂时告别了。


阳春三月,天色正好。


就连柳叶儿都是满含柔情地,微风也是随着细雨一同轻柔飘洒向人间,打落下花瓣儿,随流水一同远逝。


琴川似乎是千年不变的安详宁静,一如六年前他们离开这里时一般,家家户户夜不闭门,民风淳朴,百姓善良。


晴雪领着屠苏,一面欣赏着三月春光,商铺林立的景象,一面向苏家走去。


忽然间,屠苏停驻了脚步,只盯着那商铺中的一样物什,怎么喊都不动。


晴雪凑过头去看,只见是一花纹精巧的银戒指,其上用一红线穿着一粒饱满通透的红豆。


早在那晚陵越醉酒之后,屠苏便褪下了那戒指,再没带过。所以失忆后的屠苏,是从未见过那戒指的。


而今却因为这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停下了脚步。


原来陵越终究是这样自私的人,无论屠苏失忆与否,他都能够让他一看见红豆,便记起还有那样一个人,曾经陪伴过他最完美的一段时光。


“苏苏,你喜欢的话就买下吧。”晴雪抬手正要拿钱袋,却被屠苏拦下了。


“不用了。”屠苏只皱着眉,面色是他这五年来从未有过的沉重。


晴雪见他这般,苦涩地说不出话。


半晌,她拉了拉屠苏,说道:“我们走吧。”


后者点了点头,似是认命一般闭上了眼睛。


“走了吧。”


 


苏家。


小厮方才冒冒失失地跑进去通告,而后苏文苏晗等人便一众迎了出来。晴雪一把上前拥过苏晗,二人好好问候了一阵,才将屠苏和晴雪一同引进了大堂。


“近两年,家里生意基本都被这么妹妹一手遮天了,我也用不着担忧什么,只需为她跑跑腿便是。”苏文少爷牵着一旁佳人的手,转头看着苏晗,笑道:“苏家生意是越做越大,我却越发的愁。正巧你们也是我这不懂事的妹妹多年的好友了,不如你们来劝劝她,都这个年纪了,求亲者都排到城西去了,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许年还不嫁人。”


晴雪只是干笑两声,不再言语。苏晗自知没什么好说的,也只转眸望向别处,端起茶来轻抿一口。


原因他们都心知肚明。


那样深爱过的人,怎么能够轻易就忘记。


就在此刻,晴雪却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兰生和襄铃说是要结婚了,如沁姐说喜上加喜,命我和屠苏也一同办了喜事。”晴雪转头望向苏晗。“你也一起吧。”


“我怎么可能——”话戛然而止。


苏晗顿时明白了晴雪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


“好,我嫁。”


 


飞花漫天,嫁衣如血。


琴川内最大的两户人家方家苏家同日结婚,在琴川城郊一寺外大摆婚宴,引来万千民众围观祝福。


兰生襄铃,晴雪屠苏双双拜过堂后,只见苏晗一身红衣,抱着一灵位缓缓踱入寺中。


现场原本热闹欢愉的气氛在刹那间降到了冰点,似乎所有的喧嚣都被吞噬,从她踏入寺庙的那一刻起,寂静在整个寺庙内蔓延。


一步,两步,三步。


她走的极缓,极稳,生怕那人的灵魂会跟不上她的脚步。


所有人开始议论纷纷,却只是极小声的,说着这姑娘想必是疯了。


兰生和襄铃也是一片迷茫,屠苏更是不知是何情况。


只有晴雪笑着,看着她的此刻绝美动人的模样。


她几步跑上前去,为她拿过手中的灵位,而后小心翼翼地走在她身后,随她一同进了大殿之中。


“不用拜堂了。”苏晗将灵位供奉至烛台之下,对着那灵位深深磕了三个头。


而后转身,面向那些非议的眼光,那些默默说着她疯了的人,大声喊道:“我苏家惠儿,从此亲事已定,此生不再嫁任何人家!”


说罢,将一张喜帖用烛火点燃,抛至空中,随它碾落成灰烬飘散而去。


晴雪转身,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对着那灵位跪了下来。


从来不跪天不跪地只跪拜过女娲一人的幽都灵女风晴雪,如今为一凡人灵位下跪。


因为在她心里,那人已超越生命,超越生死,超越天地间的一切伦理纲常。


此时的兰生和襄铃才看清那灵位上所写之人姓名,顿时都慌了手脚,在看到晴雪跪下来之时,二人只觉得肩上似乎有千斤重在压着,双双跪在那灵位面前,虔诚地磕了头。


“苏苏,跪下吧。”晴雪拉了拉身旁一身红装的百里屠苏。


后者只呆愣地看着那灵位,思绪仿佛飘到不知多远。


在那个国度,他和某个一袭紫衣之人,一同修仙,一道练剑,一起看遍天下繁华,望尽空谷繁花。


他缓缓跪下,眼角莫名地滑落一滴眼泪,竟是万般苦涩。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我愿记忆停止在枯瘦指尖,随繁花褪色,尘埃散落,渐渐地渐渐搁浅。”


 


 


都说我手中执剑便能护你周全


任凭滔天骇浪席卷不改你容颜


昆仑山间日月轮回了几圈


何处去寻你笑靥映着残血


 


古往今来说遍痴情万千


霄河剑散作你坟前长情吊唁


紫纱半遮你侧颜纤纤


红尘里过往云烟一成不变


你一眼千年


 


不如将那记忆都归墟时光


待一场大雨冲刷将一切遗忘


执一杯香茗望青烟飘散至远方 


勾勒你当年模样


就此相忘 (相守不如相忘)


 


 


又是一年春,众人相约在琴川外郊游。


苏晗还记得当年,那百里屠苏满眼皆是愤怒与不甘,吃醋地将苏晗打横抱起,便带到了这个地方。


她还记得当年,屠苏告诉她说,绝对不可以和师兄在一起。


此时的苏晗回忆起这些,竟笑出了声。


望着远处的一片湛蓝空澄的天空,苏晗忆起当时,她狠狠地拍了一下屠苏的脑袋大骂道“呆子”后,便转身离去。


但后来,仍旧忍不住一时年轻气盛,又再次转身回去,盯着屠苏。


那时的她,满是认真地问道。


“你爱过陵越吗?”


她还记得屠苏当时的表情,满是惊讶,像是受到惊吓的小鹿一般不知所措了许久。


而后,他镇定了神色,抬眸间满是英气,虽表情还有些纠结扭曲,但眼神里却是意料之外的坚定。


“嗯。”


“我正爱着他。”


 


苏晗抬眼,望向没有尽头的蓝天。


眯着眼,倔强地盯着那刺眼的阳光,生生疼出了眼泪。


自从那年大战结束她回到琴川之后,就再没流过眼泪。


而今是怎么了呢?


 


陵越,不知喜帖你收到了没有。


你看,我为你完成了最后心愿。


他终究是一身红衣,与你拜堂了。


 


“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老去的当年,水色天边,有谁将悲欢收敛。”


 


 


 


 


 


 


 


 


 


 


 


=======================第一世·天意·越苏越·END==================================


我把我自个儿虐到了TUT


虽然我之前一直说很虐,但是如果有虐点特别高的妹子肯定还是会觉得不虐的,相信我那不是因为我骗你们,而是因为你们虐点真心高。


先前的剧情我都没什么太虐自己的感觉,不过这张足够虐我自个儿了,虐你们虐的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我最后强调一遍,如果你要是觉得我刷BG,就按右上角红叉叉吧,我真的受够了。


像今早那位在我昨晚的吐槽中留言的“猫的自留地”的那位po主,我真的很开心能够接受到你的建议和看法,也很感谢给我留了那么多言。起码我觉得这位po主她看懂了,她有自己不能被戳的雷点,很正常,我尽力接受改正。但是你们说我刷BG说我一个劲虐大师兄完全没看出屠苏喜欢大师兄的,我真心再没办法好脾气地说什么了。


我六点半起床七点半就开始写到十点半,字字句句斟酌,我干嘛啊我。


我不就希望你们能开心嘛!


我现在才意识到我前两章受评论影响太大了。


我原先写前八章的时候没什么人看没什么人评论,我就按着我的想法一个人写给自己开心,那时候写的没有任何压力,也不会去顾虑太多。


我他喵的终于意识到,真的不能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接下来的文字,我都会按着我的想法来。你们可以给意见,我也会虚心接受,但是那些说看不懂的还是右上角叉叉吧。


希望这一章能够给你们带来一些重新看到原来的不受束缚的文字的感觉。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首LET IT GO,他喵的真的很有感觉。


I‘m free now.


OK希望没太虐你们。


这里是齐青遥ww


一会儿给你们发预告。

评论

热度(80)

  1. 焉木齐青遥 转载了此文字
    天意这篇文简直不能再好看!!第一世的结局虐哭。。。齐青遥大大文笔太好!!